3510574.jpg


很短的一部電影。二十二分鐘。

蔡明亮導的戲。很少對話,鏡頭常靜置不動,看久容易昏睡﹙受到典型美國片的影響﹚。

這部戲可說是從「你那邊幾點」所衍生出來的劇情,剛回國的陳湘琪,發現車站前的天橋被拆了,突然之間無所適從,不知道該如何過馬路,不知道之前在天橋上賣手錶的人到那兒去了。

記憶中第一次到台北是在國中時期,當時天橋仍尚存著,車站旁邊的工地建設如火如荼地進行著,不過當時心理只想著台北也不過如此,走到街道對面還得繞個大圈,工地外圍的行人道又特別的狹隘,冬雨綿綿時更是泥濘不堪,走過之後才豁然開朗。天橋一旁擺了各式攤販,賣佛珠、手錶,衣服等,不乏乞討人或化緣人。路過時總是匆匆,只想趕快到對面新光二樓看商品,從未駐足橋邊,觀看車水馬龍的狀闊景象。




picx_fstw5033437204.jpg



是高三那年吧,考試的原因再次拜訪了繁華的都市,出了火車站門口已經看不到連接的橋樑了。我以為它是台北人引以為傲的地標,沒想到消失地這麼突然,身為旅客的我不禁為它感到惋惜。

從這部戲中還可看到施建工程仍在進行中,但已看不到綠色的指標物了。陳湘琪站在廣場前良久佇立,試著去適應突來的環境變遷。熙熙攘攘的人群與她擦肩而過,似乎對大環境的改變早感到麻木;想要去爭取什麼,可又找不到適當的理由,只好配合政府所說的整體考量政策下,而犧牲次等價值的事物。很容易地,政府的公權力強暴了人民的感受,換來了最好的福利,一對一的等價交換,又能抱怨什麼呢?重點是,這能持續多久?

寫這篇只是突然想到種在我家門前的玉蘭樹。就是政府鋪路因素,移去了佔地五十平方公分的樹。鋪了幾年的路相安無事,就不知道為了什麼理由,就解決了將近二十年老樹的生命。回家一看家門前的地標沒了,心理頭糾結了起來。諷刺的是,平時在家的時候也不會特意去照料它,看久了便習以為常,等到開花時節摘個幾朵,擺設家中。沒了它,生命也不會少了什麼,路過了幾年還是要鋪,那個小小的佔地便逐漸被淡忘,就像從未發生一樣。或許此時的心情就像陳湘琪一樣,少了些什麼東西,但日子還是要過下去。

圖片來源

影片介紹

 

文章標籤
創作者介紹

Art Talking

danlkaelb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