jeon woo chi.jpg 

夠味的東洋古典奇幻片!

「田禹治:超時空爭霸」,乍看以為是未來的科幻鬥爭片,偏偏又多了個人名,彷彿要為此人立傳似的。

一查,原來「田禹治」真有其人,朝鮮數百年前劫富濟貧﹙本片並未看到「濟貧」﹚的知名人物,影片中加入了奇幻味道。英譯為「Jeon Woochi : The Taoist Wizard」,後附屬說明是「道教巫師」之意,中譯則有破哽意涵在。

無妨,即便知曉與「時空」有關,也無損本片精彩度。

**高明的說故事技巧:時空跳耀的掌控

ancient.jpg 

橫跨時空,泰半所見不外乎是片中以回憶交代過去,或是乾脆採用直腸子到底,從頭到腳按發生順序交代。

《田禹治》如此交錯的跳躍講述,直到故事中段才弄清來龍去脈,使得可能本看似平凡無奇的內容有了嶄新的生命。

這麼說來,「剪接」確實是件非凡無比的後製工作了。

present.jpg 

初始還釐不清角色的真實身分,甚至誤想﹙或說導演有意誤導﹚成另一要角,但這樣的誤解並不會讓人幾度放棄,反而會更想猜測其背後肩負的要務為何──並非是如戰爭片中,各個都是平頭小子那般令人糊塗,一會兒就就放棄推斷該人負有如何重要任務。

迂迂迴迴說得不清不楚,直白明講,說的便是本片的「病人」。

講述者透露著故事背景,讓人誤以為他即是吹笛者:彪雲台德大神。就已經設想他接下來的舉動該如何時,角色突然一變,換成另一人物。怎不妙哉?

spell.jpg 

這便是角色介紹的重要性。不若連續劇有數十小時能塑造人物性格,二小時的電影,若花一個小時在角色認知上,豈不無趣?角色的鮮明敘述讓情節瞬間立體了起來,看戲者很快地就融入劇情。

另一交錯出現在事件發生──指的是那支箭──的「同時性」。

一方面是花壇與三位神仙的交談,稍述了時代背景;另一方面則是田禹治的現身,以及其功力的展現。兩件事幾乎「同時」發生,若真論時間先後,花壇對話在後,田禹治露頭角在前──可「精彩度」則是田禹治部分較高。

若是以時間順序,先讓田禹治出現,接著花壇,故事內容不變,雖然表現依舊精彩,但「味道」則少了些。正所謂好酒沉甕底,先讓花壇「一語」點出田禹治,使得他的登場更加額外的帥氣﹙就像多了「背書」﹚。

最後的如夢設計,也是場絕倫的詭計,來得令人措手不及,以為整齣戲才是一場騙局﹙有時會讓人翻桌:請洽尼可拉斯凱吉的預知片﹚,但仍保留著最後一項未實現的「預言」,這才方知:故事尚未成定局。

**背景時代的挑選

ancient times.jpg 

古裝扮相很有型的主角

時空穿越,鐵定要選時代。有些是選擇從「今」跳躍,可回到古代或未來,不光是主角,連觀眾也得「適應」故事中所創造的氛圍──說穿了,我們根本不是那個時代的人。

但有些是從其他時空跳到今日,則對觀眾來說,多了「親切感」,難就難在「演員」,這時他們就得演出「不適感」,而這番違和的效果,正是逗趣的來源,頗為奏效,如《穿越時空愛上你》、《曼哈頓奇緣》──自然得小心,不能演得太過﹙通常問題會出現在表情﹚。

forever love.jpg 


本片的特點是維持「法力」,不受時空限制。所以可看到「漢堡神偷」的手技,保留以圖作為穿梭媒介的技法──現代則是「電視」;以「手機通訊」來施咒更是物盡其用到不行!

**能力設定

boss.jpg 

田禹治的能力設定,也是劇情高潮的關鍵。能與小嘍嘍對打,尚且不能對上魔王級的敵人;但若沒有符咒的幫忙,便「無能」,隊友的怪力還來的有用。

雖然最後用上「頓悟」,能力全開──這熱血漫畫可常見,但至少未啟「天眼」前,便能感受田禹治是有潛力的術師,最後的領悟就不顯得過於牽強了。

幕後記錄




**似曾相識的畫面?

side-kick.jpg 

阿,大概會先想到飛車跳耀,跟《駭客任務二》有雷同之處;個人認為還好,走出不同的風格﹙古裝的表現味道!﹚

而吹笛控制怪物群,也像「七龍珠」漫畫中的達比汪﹙出自七龍珠彩色漫畫﹚;毀了笛,就等同於釋放出怪物。

而小毅非人的變身,也許會想到「小木偶皮諾丘」,有著相同的願望︰想要變成人。

即便有這些相仿處也無所謂;這些僅算「旁支末節」的設定,無礙主軸的絕妙情節!

**

成本1200萬美金,比起好萊塢片可能僅算零頭,對於東洋片來說,已算高額預算了──想必資金大都挹注在電腦特效上,而其呈現的效果,也不會讓我覺得過於「假」﹙對比:小時候所看,電視劇武俠片中的「氣功砲」!﹚

看著他們的作品,有朝一日,也期望能看到屬於本土歷史的奇幻佳片!

演員介紹



, , , , , , ,

danlkaelb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