Dark City poster.jpg

《Dark City》,一趟追尋真相的驚險旅程,求得永夜之後的光明。

那一剎那的光芒,頓時豁然開朗。

**

Richard O

拜《駭客任務》所賜,得以獲悉此片。作為多片的「反指標」,《駭》已成為天平另一端的標的片,不時出現「這部比《駭》精彩的言論」,榜上名單包括《重裝任務》、《異次元駭客》,亦包含本片。

一個不具吸引力的譯名﹙「oo」追殺令﹚,一個撲朔迷離的開場,昏暗詭譎的氣氛引我入內,迷迷糊糊地摸索情節;事隔多年再次觀看,竟宛如重新體驗般,彷彿從未看過。

我想,是因那份謎團從未解開過的影響。

將劇情分成「研究」、「差異」、「入侵」等三部分的觀點下手:

**研究著眼點︰睡眠

Jennifer Connelly.jpg Rufus Sewell.jpg

《極》以「睡眠」劃分了兩世界,沉睡的一端才是世界的真實。

「睡眠」的確會引發無垠遐想。動物唯一非清醒的時段便是睡著的時刻,這個時段,大都以譬喻的說法解釋:如同機器也需要有停歇片刻,以防使用過度。

換句話說,便是休息。

這段時間,最無法以理性的姿態掌控自己身體,任憑身體內部的自行運作、修補。

但有些時候,睡了一覺,醒來之後,昨日的事變得模糊,甚至完全不記得?

《極》片將此影響放大,藉著睡眠時段做了些「研究」,改變了一個人的曾經擁有──正是符合:睡醒之後有「煥然一新」之感。

以「不自覺」的情況體驗他人的人生:乍聽新鮮,細想可怖──此刻的人類不過變成一空殼,與「人工智慧」的試用毫無差異。

**差異「較量」︰思考共同體v.s.獨立記憶

Insert.jpg

總抱怨「為什麼不懂我在想什麼」,追求「心有靈犀一點通」的人們適合生存於此世界──團體意識的存在。它們共享著思想,毫無差別,不需猜想對方的意思。

而它們索追尋的正是相反的極端:保有自由意識──指的便是人類﹙劇中並沒明確指出為何團體思想導致滅絕﹚。

以「回憶」作為探索靈魂的根本,將之換於其他人類身上:將人類視為「記憶儲存體」,觀察他們怎麼運作。正如所「預期」的,被轉換過的人們仍活得好好的。而這正是它們想要的──將人類的回憶注射於它們身上,就能夠存活下去。

它們以為是如此﹙影片中只有一個成功──就是複製主角記憶那位──之前的都失敗﹚。但與人類不同的是,注射記憶的它們,還保有原先的意志。

主角約翰.默多克﹙John Murdoch﹚正是它們追求的目標︰有著它們的能力,卻有著自我的意識,簡直是完美的組合。

所以它們才不顧一切的追捕他。

**物種入侵

conference.jpg

回到一切事物的開端。

電影裡的物種入侵著眼點,大都放在進攻侵占的過程,鮮少以「侵占成功」的出發點作為開端;或老愛說被其他物種捉去做「研究」,卻從來不說是何種試驗,只是好奇地大卸八塊,或作為能量體的能源補充。

《極光追殺令》就以「研究狀態」作為事物的衍伸,並融入平日生活的進行,讓觀者似乎察覺異樣,卻又說不出所以然。

故事並不以外星人的「樣貌」做為驚點,也不將外星人的「存在」當成爆點──非常前段的地方就告知觀眾,本片有其他物種生物的出現。

水、陽光,這些人類習以為常的能源,被它種視為不可碰觸的元素﹙許多外星片老愛以「水」作為武器或資源──似乎導演們「有志一同」地暗示著︰珍惜﹚。

地點的選擇煞是重要,稀鬆平常如地球表面,變化型如改變某個建築﹙本片讓我想到《絕地再生》﹚,要不就創造出另一世界:但在合理的範圍內,才能讓觀眾吃驚。

**

shell beach.jpg

導演將上述的條件融合,以一看似推理片的角度出發,最後營造成科幻為底的獨特世界──但別急著「享用」︰正如片名「Dark City」所言,片中有95%的時間處在模糊灰暗的狀態,所有的建築含糊不清﹙這可比《活埋》所用的燈光更令人「難受」﹚,一時間可能吃不消,甚至微微地厭惡。﹙乍看時我確實有這種感受﹚

然慢慢地,倒吃甘蔗的滋味會越來越濃,至尾齒頰留香,回味無窮。


, , , ,

danlkaelb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