poster.jpg

「靈異」二字就已透露:劇情有「詐」!

說是複雜嗎?還好,主線僅放在克萊兒﹙Claire﹚上;說是簡單嗎?也不盡然,途中不斷出現莫名的人物,直到最後方才揭曉。

片末有感動點,但還沒倒讓人涕橫的程度。

**主演演員

Anne Hathaway.jpg

安.海瑟威﹙Anne Hathaway﹚的喜劇色彩很重,唇紅齒白﹙她似乎很愛使用朱色口紅﹚,明眸透晰,難想像將之放於有任何懸疑因子的影片──這樣的形象通常是傻大姐,不一會兒就會慘遭橫禍,徒留傷悲。

然也不能說這樣的表現「太過」,本片仍有浪漫的要素在;安適時地嶄露招牌「燦爛笑容」,頓時使我忘了這也是部懸疑片。

 

Patrick Wilson.jpg

男主角派翠克威爾森﹙Patrick Wilson﹚很眼熟,卻難記得從哪片見過他。《靈》片裡,他飾演精神狀況不穩定的乘客,有點瘋狂卻又不失理智。

 

David Morse.jpg

久違了﹙對我而言﹚,大衛摩斯﹙David Morse﹚,《綠色奇蹟》裡好好先生﹙或說警察﹚的溫和外貌讓我難以忘懷。這片的他是個「謎樣人物」,到後來才知他的真實身分。

 

Dianne Wiest.jpg

帶點「邪氣」的黛安薇斯特﹙Dianne Wiest﹚使我始終以為她就是「大魔王」──年長者總會流露深不可測的氣息阿。

 

**劇情洩密:埋哽──身分揭曉

這是屬於結局出乎意料的片子。

話說回來,有哪些片不是到最後才知道事情的影片?幾乎沒有。但這裡所提的是存有「逆轉」的意味在,如小說中的「敘述性詭計」推理劇情,一開始就釋出不少線索,將讀者導向A處,而這樣的「既定印象」直到書末才揭曉B答案。

影片中也有這樣的類型,如常問的有「出乎意料的結尾」,而這樣的「誤導」越早給越好,且最好使觀眾達到堅信不疑的狀態,最後的驚喜反差才會強大。

explosion.jpg    

其中一項意外結尾類型是「身分的真相」:讓觀眾以為是oo,結果是xx。有點像推理劇,但真正的推理者不存在於影片中,而是觀眾自己──因為影片中的每個人,都相信當時自己的身分,唯有「旁觀者清」的觀者,才能隱約感受到有什麼不對勁處,卻又說不清是什麼。

直到片尾與主角一同恍然大悟,才能豁然開朗。

而這樣的身分誤認,通常的設定是:以為都在處理對方的事務,最後才發現自己有最大的問題。

love.jpg

 

但這樣的詭計設計得小心,不可無上限的自圓其說。「破梗」的通常是一句話、一個眼神動作、一個關鍵物品等等,而就是這個「金鑰」﹙key point!﹚,破解了真正謎團──但最重要的是,這個點觀眾「買不買帳」。

這個關鍵點是由誰說出,什麼時候說,什麼地點說,為何而說,說了什麼,若設計了太倉促,可能會被觀眾認為太扯,如破梗點是個毫無相關的路人,那就說不過去了。

如《蜘蛛人3》中哈利﹙Harry﹚知道真相的時機點,可說是自圓其說的無限上綱。早不說晚不說,還選在出發前告知,這個「deus ex machina」﹙救援!﹚恐怕是我看過最不合理的解釋之一了。

因為,它欠缺了「埋哽」。

不能說的太多,但不是完全不說,時不時就要透露點訊息,如此片末才能夠圓的過去。

 

romance.jpg

《靈》從最初就投下種子:艾瑞克﹙Eric﹚問克萊兒有無兄弟姊妹時。一個陌生人的猜測,於克萊兒的心中起了漣漪;往後幾日都連絡不到親人,又使克萊兒放不下心──不僅是她,觀者也為她感到不安。

我一度猜測劇情走向是:艾瑞克是飛機失事的凶手,而於機上遇到了克萊兒的親人,而後者向克萊兒透露了嫌疑者的訊息﹙ex.透過手機﹚,所以艾瑞克找上了她﹙不過這樣不合理:因為劇中是克萊兒找上艾瑞克﹚

故事其實不難猜,乘客接連不斷的消失,航空公司也沒有釋出合理的解釋,就大概知道若非走向隱瞞事實這條路﹙想到某片《靈異oo》也是跟飛行有關﹚,就是乘客本身的問題。

但即使容易猜著,「多重身分」的揭曉對觀眾還是一大驚喜;就得請「好心」人向朋友介紹此類型片時,別鉅細靡遺過了頭阿。

預告(竟然有爆雷劇情!未看者,忍著點!)


到電影圈看更多相關電影評論

, , , ,

danlkaelb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