joy-ride.jpg

這片顛覆我之前的既定想法:過去期望被扁的角色大都是配角型的壞人,本片請不要客氣,好好飽拳主角群一頓!

愛開玩笑嘛,就讓你開個過癮,看你以後還敢不敢!

**

卒仔的代表:Fuller Thomas

Steve Zahn.jpg

Fuller Thomas﹙Steve Zahn 飾﹚這角色成功地挑起我的情緒,目前大概可排到個人「混蛋名單」中前十名。

可不是?所有與卡車司機對話都是叫他弟說;明明事情可以告一段落,到了旅館還要繼續這遊戲,並且將受害者轉移到他不爽的人﹙隔壁房客﹚。這下好啦,出事了不敢有擔當,還責怪弟弟告訴警察實情;道歉還理直氣壯的嗆聲,絲毫不怕對方,結果對方真找上門來,孬的跟什麼一樣,早已六神無主,跪地求饒!

不僅如此,還想要奪走弟弟喜歡的人,不停灌她酒;逃難時也僅顧自己,責難弟弟怎沒把女孩帶好。

超級標準的嘴砲王!

有沒有長處?有啦,唯一發揮卒仔作用的就是在酒吧,解救了深陷危機的女孩──不是以衝突方式,而是用「柔軟」手段幫她脫困。

傻蛋的代表:Lewis Thomas

Paul Walker.jpg

五年不見的兄弟情,竟是以場玩笑建立久違的親情!

一個傻蛋大學生,明知道這樣惡作劇絕對會遭來惡報,仍坳不過兄長的苦苦哀求,做了不經大腦思考的玩笑:跟陌生人玩遊戲!先是路途中騙一次,旅館再來一發,出主意的永遠是他哥,作小弟的只得服命。

衰鬼的代表:Venna & Charlotte

Leelee Sobieski.jpg

認識Thomas兄弟算是這兩室友的不幸,只有飛來橫禍可以形容。僅差一步就要命喪黃泉﹙若是編劇賜死,觀眾可能會翻桌﹚。

噢,差點忘了,其實最雖小的不是她們倆,而是被拿來當替死鬼的載冰司機阿!

翻臉的代表:Rusty Nail

魚兒徘徊於餌食周圍,食髓知味的釣者,不停擺動魚餌,從東岸引到西岸,還讓魚兒誤食了「有毒食品」──可憐的後者被咬斷了下巴。

不知情的釣者,不曉得他們惹到了大白鯊阿。

念頭一轉,這還真像詐騙集團;若他們不小心惹到了某脾氣不好的受害者,說不定就等著被反將一軍!

**兩隊的「遊戲」

nake.jpg

兄弟檔的贏面

利用無線電無法見人的特性,兩兄弟巧妙地利用聲音的特點,變聲後便不知此人是男是女﹙雖然Paul Walker裝女聲的聲音仍是「粗糙」,但經由無線電傳播後鐵定受干擾﹚

讓Rusty Nail上鉤後,將他引到餌附近,並就近觀察──完全是小孩子式的思維阿。

Rusty Nail的贏面

老薑不愧是老薑,先用殺雞儆猴下馬威,讓兩人先心生膽怯,加上有錯在先,不敢「反客為主」。

不得不說老薑的能力:竟能掌握兄弟檔的位置﹙一開始就知道這車輛的車尾燈壞掉﹚──我猜是到「Lone Star Motel」時僅發現周圍停車不多,加以判斷下,推測欺騙他者便是該車的所有人。然後一路尾隨,到校園、到第二個旅館,從抓到的人口中問出兄弟檔名字。

不僅如此,還將他受害的心理完全反彈至兩人身上:脅迫Charlotte為由,讓兩人脫光衣物走進公眾場合﹙有夠犧牲!﹚,再擄獲Venna,讓同樣的情況再度上演。

呼,真是老謀深算。


**

某些地區改名為「Roadkill」,因為「Joy Ride」於當地指的是偷車烙跑的情況,跟本片的主旨不相關。

原來這片還有續集,但工作團隊完全易人──阿,我想看的是J. J. Abrams編的版本呀!


, , , , ,

danlkaelb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