poster.jpg

理解不能。

原以為評價兩極是「誇飾」法,「眼見為憑」的映證,威力果然驚人;萬萬沒想到是《梅蘭芳》導演的作品。

**

很努力地將所有奇幻色彩的裝扮剝去,再將文藝腔極重的對白砍掉,純留劇情,最後把多餘的奴隸一角去除︰咦?故事簡單易懂多了。

獨創的歷史背景,有懸疑﹙到最後才知道動機﹚,有愛情﹙生死別離﹚,雖然沒什麼深度,卻有頭有尾,也變得緊湊多了。故事會這麼走的:

得萬人寵幸的「傾城」,卻注定得不到真愛;被「光明」救走後,竟培養出一絲絲的愛戀;但被權力所誘的「光明」,仍抵不過陷阱的誘惑,殺進了「無歡」的巢穴;而最後「無歡」捕捉「光明」之餘,也將「傾城」捉了來,並於最後娓娓道出一切過往……

**多人交錯

main.jpg

三人的週旋就能夠玩出許多花樣,卻又在其中加進了「雪國人」,讓故事多了複雜度,但卻呈現出紛亂之感。

故事不斷圍繞著「命中註定」的桎梏,故事加諸了眾多的悲劇色彩:

「傾城」無法得到愛﹙與滿神的約定﹚;

「光明」無法獲得所欲之事:權利或是愛情﹙與滿神的約定﹚;

「崑崙」陷入被奴役的泥淖,不願追尋自己的自由,僅為求得安飽﹙與光明的約定﹚;

「無歡」沒法信任他人﹙與自己的約定﹚;

「鬼狼」為生存而永陷他人的掌控﹙與無歡的約定﹚。

而這些,都圍繞在「約定」﹙The Promise﹚的主題上。

**

chang.jpg

正如先前所提,「文藝腔」很重。不,應該這麼說:那些平常不會用於對話中的台詞,若不稍加修飾語氣地吐露出來,會有種複誦台詞的錯覺。

雖然得說張東健與真田廣之很努力地說出中文,但偏偏就是用於講述這種「做作」的文句,便落得怪腔怪調的下場,聽者很難不笑出聲。

而這樣的問題也發生在謝霆鋒與張柏芝的身上,用了一些不自然的語氣表達意思﹙如陰柔的語調﹚,固然是角色需求設定,卻仍讓我感到十分的抽離,無法進入劇情中﹙唯獨劉燁的腔調讓我適應﹚

但這也不能將責任全歸咎於這:畢竟上述四位的母語﹙除劉燁﹚皆非中文。

**特效畫面、場景色彩的繽紛

running.jpg

於是,我又將矛頭轉向了場景設計。

顏色大膽,色彩的對比明顯﹙海報設計也很美﹚,《英雄》一片以用此手法表達視覺震撼,《無極》再次地使用顏色的單一性﹙說不定「金球獎」是看上這點﹚

鳥籠的運用十分頻繁,追逐、觀賞,頭次看到會感到特別:誰會將「監牢」的設計占這麼大的空間?

武打方面,單人的單挑對打並不馬虎,仍有一定水準;但大場面的互毆則變得頗不自然──尤其一打多時,感覺中心像放了顆炸藥,而非人力所為。

也許是為了強調「奇幻」的效果,所以才用此技術表達;而奇幻的處理手法的不自然性﹙甚至有點可笑──導演欲創的幽默?﹚,如風箏人、奔跑的奴隸……

這下似乎又理解了些︰既是以悲劇為底的情節,卻摻雜了這麼多看似喜劇的表示方法,讓觀眾不知該以何種情緒看待本片。﹙「言重」的話,便是什麼都不像﹚

**

於是,最後看完的我,結論便是:不知該如何看待這「對白」與「畫面」混合不均的大雜燴。


danlkaelb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