gamer poster.jpg

電玩遊戲總讓玩家愛不釋手,自從家用電腦普及化,外加網路的層層升級,電玩發展早就超乎想像︰二十年前,誰能料到玩遊戲也能變成一種職業?

其中最不能被忽略的,便是角色扮演遊戲。不斷地推陳出新,角色養成、冒險犯難、戰略盤算,從單打獨鬥的孤處奮戰進化到多人合力的並肩連攻,於架空的世界建立起虛無難摸的昇華情誼;不僅如此,選定的虛擬角色可是玩家投注強大心力所培育出的心血,宛若自個兒的親兒親女,時而呵護,時而斥責,惶恐一不小心就將之攜往歧途。心心相印地接受每項任務,一旦順利闖關,歡欣之情形於色,甚流下「子終成長」的喜極之淚。

《極限遊戲》實現了已入魔道之玩家的妄想:受操控者的實體化。不再是虛無飄渺的電腦動畫,不必忍受髮絲飄動的虛假,動作僵化的反應不復在;眼前的,正是有血有肉的人類,完全掌控於玩家的手中,可恣意對待,任憑蹂躪。

explosion.jpg

 

《極》不挑戰人性美好的光明面﹙有此需求,請看《口白人生》﹚,淫穢墮落的操控者,比比皆是──他﹙她﹚們足不出戶,甭需「無用面具」的偽裝,宛如改頭換面般,直接套用委任者的身份,從事這輩子絕不可能於光天化日下所被容許的瘋狂行徑,淫聲浪語、巫山雲雨的撫慰發情,抑或是滿腔熱血無處宣欲的放縱殺戮,「Society」這款遊戲正符合玩家所需。

puppet.jpg

 

遺憾的是,我不認為《極》的原創性高。一時間,我將《獵殺代理人》與《絕命尬車》的概念結合了起來,就成了本片的外貌。更早的聯想是《駭客任務》,兩極世界的衝突與對抗,早已被提出檢視。

原因無他,因此為很典型的黑白兩端,非善即惡。它強調了社會價值觀的崩壞﹙如同《絕命尬車》的犯人對待觀﹚,十分強化其腐敗性﹙為達目的,不惜背信的骯髒手段﹚,底層者非得自我犧牲與奮鬥不可,以求生存。

kick.jpg

 

即是故事容易導致極其明顯的走向:操縱者最終自我毀滅。它沒有灰色地帶讓觀者猶豫﹙如有人藉此遊戲達成某正向目標──雖於情於理不容﹚,過度強調彼此極端的立場,使觀者自然而然站在某一方﹙我想大部分會站在良善這邊﹚,而結局便如預期般,畫下美妙句點。

但這樣的直觀角度並非全然無益處。不需處理盤根錯節的價值觀,舉例來說,男主角妻子這方的描述並不深入﹙沒有提到為何從事該職﹚,所以故事很明顯地,就是為愛而戰,別無他解。

cralwing.jpg

 

既然無心放在劇情解析,畫面本身﹙而非對白﹚就是本片要點所在。它強調了戰略遊戲的第一視角感,凡是主角的戰鬥,畫面無一安穩,隨時處在晃動的狀態,就如同電玩般所呈現,想必是為了增加真實感。

最後,是我的猜想︰如果本片所傳達的,是想要給電玩迷者一記當頭棒喝,想要稍稍嚇阻其沉迷行為,那麼就得「祈禱」片中的虛擬城市,不能帶給他﹙她﹚們膨脹的嚮往才行。

Amber Valletta.jpg

 


danlkaelb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