Port of Return 

那一夜,我與不請自來的耗子,共享了耗資億萬的國產動畫。

碩大的體型沿著牆旁遊走,目測大小約莫一尺見長。不期而遇的碰面,除了驚愕,沒別的神情;完全忘了該有的禮數,真該上前寒暄才是。我在遠處眺望,雙腳默默地收於沙發上,它也在另一端的沙發旁進退兩難,看起來還不太適應明亮區。

此時此刻,女主角冷光飄浮於勾小指之餘,又放聲大叫了一次;陰溝來的耗子,似乎還不習慣人類刺耳的尖叫聲,轉了一個身,搖搖擺擺地往廚房方位遊去。

一時間找不到暫停紐,眼見著貴客就要不告而別,揮揮一尾,再也不見它的丰采;硬是放下手邊的遙控器,急忙上前,送君仍不到千里,怎能一別?

碩黑的廚房,僅傳來一陣又一陣的金屬碰撞聲;我躡手躡腳地搬來幾張沉甸甸的長椅,擱在迴廊處,隆重地恭送它離去。這是怎樣的待客之禮?難道是防它回心轉意,於此安居樂業,娶妻生子?

不,千萬別誤解我的美意;世界之大,怎能委屈下一世代的料理鼠王,區身於此寒酸之地?這數張巨椅,是別有意義存在的,就如同……是了,完全就是河旁柳樹阿,古時不是有一說,折柳就代表送別,如今一時間尋不著河柳,僅拿現有的木椅做為替代品,您就大可欣然離去,莫回首,莫耽戀……

mountain 

陣仗如是展開,現下就剩光明與黑暗的轉換。我輕輕一推,點亮了狹長的廚廊,眼前的那幕,我幾乎不敢相信,激動地快掉下淚來。雖身軀龐然,但如同裝了彈力鞋的鼠腳,猛地一躍,離地距離盡乎是它身長的兩倍!那一跳,著實地攀住了通往戶外的紗門上的細網;那一瞬間,讓我看到為生命奮鬥的璀璨光芒,我怎能不激動?

對自由的渴望,正應證了我先前的預想:怎能屈就它待於此不毛之地?強烈的既視感竄於腦內:是了,那樣的渴求,不就是冷光飄浮不惜見到西風間樹,而跳下巨鑑的決心?

好景不常,它也感受到了突如其來的光明,倏地一躍而下,光速鑽進廚台的隙縫內。

我與巨鼠的短暫際遇,前後竟不過五分鐘的時間。這般意外的生命邂逅,也許能對日後的人生有所助益呢……

嗯,總而言之,這就是我對《靠岸》的心得。

**

goodbye

文字很想就此打住,但良心實在過不去,數時日後,又打了下述的正規心得。

如果說影片能做到某程度的洗腦作用,《靠岸》的取名的確達到此功效,如今已過一個月,我仍記得那三人的名字真言︰西風間樹、冷光飄浮、虎眼長空,這比什麼小x,阿o,或是硬要以英文互稱、單叫一字,好上千千萬萬倍,由其是後二者,讓我有將近十年時間沒看台灣偶像劇。﹙《流星花園》、《吐司男之吻》我都沒看過了﹚如果我的記憶沒錯的話,幸好,本片沒有以「樹」、「浮」互稱。

另外,某些背景還算精緻,雖不是特別出色,但還是讓我覺得︰喔喔,看起來還不賴。

但實在就只有如此了。

明明不是喜劇,卻使我屢次噗哧,是那種「蛤?」的錯愕而造成的啞然失笑;印象中,第一個「失守」的點,是冷光飄浮的後空翻﹙還是前空翻?﹚,奇妙的人體工學,宛如一章被曲折的紙張,劃成了一道弧形。

就順此說下去吧︰我壓根兒認為,這是背景比人物刻劃還用新的片。奇妙的高低條紋襪,變形到極致的軀體,就甭提臉型的多變性了,可能最初的阿貴面貌還比較令人討喜。

然後,就是剪的超破碎的劇情。老實說,我片尾有被感動到一些︰明明就是還可以的主軸,卻一直用回想的方式補齊──《惡靈禁區》的模式再現阿!

我後來想想︰會不會是畫虎不成反類犬的結果?原先用直線劇情稍加修飾,雖不會看到特殊創意的點,但至少中規中矩,四平八穩的結束也好;沒想到「倒敘」的手法一用,整齣戲就變得胡里胡塗了。

love 

深度也不太夠。雖有刻劃情感,卻顯得太粗淺,老愛用萬人迷一招,老愛用家長的指腹為婚、企業聯姻、為大局著想等等,但完全看不出另一方的特質──簡直平凡無奇,只有用一些吃醋女子來襯托女主角的器度。

而最可怕的,就是高分貝尖叫式回憶。一次還好,三番兩次,前呼後應,還以為來到Vitas的回憶演奏會;接著用柔情音樂、水來作為背景配色,只會更加令人不耐煩。

所以創意點用錯地方、沒有令人深思感觸點、且還有數不盡的不耐,《靠岸》成為當年被強力攻訐的標靶──然而,最後的「丰采」被《刺陵》搶了去︰後者至今仍處在無可撼動的地位。

該說「煞是遺憾」,還是「萬幸萬幸」?﹙畢竟極端的負面評價,也是一種另類的宣傳效果阿!﹚


到電影圈看更多相關電影評論

danlkaelb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