Welcome!
電影。歡迎同好一同討論。

 

The Adventurer The Curse of the Midas Box  

本片是小說家G. P. Taylor系列作之一(三部曲),電影原先打算發展成系列作,最後沒成。原因在哪?

因為票房大爆炸了!成本兩千五百萬美元,全球票房不到二十萬美元!(台北票房三十八萬)

故事架構不差(基本款的奇幻故事),幕後工作用心(服裝,場佈,視覺特效,配樂),卡司來頭不小(麥可辛,山姆尼爾,琳娜海莉)︰我想,錢大概就花在這上頭了,其它只能湊合著用!

Mariah Mundi - The Midas Box

 

◇◇片名無感

小說原名是《Mariah Mundi - The Midas Box》,明顯地是要主打主人翁「Mariah Mundi」(如《哈利波特》亦出現在電影名中),但電影將名字更為《The Adventurer: The Curse of the Midas Box 》,強調了「Midas Box」的功能。

然而,這種沒透露主角名的片,知名度多少受到影響。「Adventurer」太籠統,而《名字:故事內容》的架構也非特例,如《The Seeker: The Dark Is Rising》,所以要在片名上吸引觀眾,略有難度。

中文譯名也容易讓人搞混:《魔幻冒險王: 失落的黃金盒》。最初,我以為是多年前某部奇幻片的續集:《神秘寶盒》,也是關於兩個小孩的故事。又,更容易被人誤以為是電視電影作──因為是「長片名」──,像是《神鬼奇兵:失落的寶藏》,《失落的傳說:尼斯湖水怪》。

Swinging with the Finkels

◇◇導演/編劇

耗資千萬美元,卻未能發揮極大功用,因此我原本猜測:導演或編劇是個新手。

編劇有二:Christian Taylor 以電視劇為主,本片是他唯二的電影作品;Matthew Huffman 也只有兩部電影,以及一部電視電影(《冒險行者》)的編劇經驗。(有意思的是,本片的風格與《冒》相近:考古家庭,搜集寶物──不禁讓人懷疑,編劇有「自抄」的嫌疑?)比起編劇,導演的執導經驗多了點(共五部),大都與英國演員合作,如《與芬克爾夫婦換換妻》(與 Martin Freeman)《Foster》(與Ioan Gruffudd)。

這樣看來,經驗算不少,卻仍無法建立完善架構,實在有點不解。

◇◇

標題就透露主劇情:尋找遺失黃金盒的旅程。黃金盒,不外乎是權與利的控管,自然引來良與惡雙方的爭奪戰,「良方」欲保管,「惡方」欲濫用。簡單敘述,以孩童取向為主。

但實在每個場景都值得吐槽阿!

馬車對話與回憶:

一是「偽懸疑感」。黑人說他被跟蹤(沒演),白人問壞人怎麼找到鑰匙(沒說),更別提是哪邊的山洞了。既然沒演沒說,幹嘛拍出來?

二是前面對決場景,是為了引出標題,讓人感到興趣吧?結果對決只有用到一拳!重點還是揮空,根本假摔!

Michael Sheen

 

博物館之委託:

用了點輕快的音樂,接續前畫面(這邊看到場佈的用心:馬車)。然而一進到博物館中,畫面驟停,不知其音樂用途為何。博物館劇情,主要是讓威爾(Captain Will Charity)與馬利蒙迪(Mariah Mundi)相識。

從這邊開始有些微的「走經」。電影沒明說許多細節:

一:「馬利老爸的演講」與「回旅館」,說明了他們是外地人,來這裡工作。

二:從服裝上,他們看起來像是貴族。

以上兩點未說明,就讓我一頭霧水:為何後來失去父母的兩人,不直接先回家就好?(看起來像是有幫傭那款優渥人家)

Ioan Gruffudd

 

接著委託的事項。明明威爾交代鑰匙的人是馬利老媽,竟然她不加思索地給他兩個兒子看管;然後又說了丈二金剛,摸不著腦的話:

"Faithfulness will be your shield as a thousand may fall and hide.

But no evil may ever come near you with gold at your side."

但兩個孩子竟一句話也沒問,只表現出呆滯樣︰朋友,不只你們不知如何反應,我也是傻在哪邊阿!

two

 

傻瓜歷險記:

一連串的逃亡接續發生。

主要過程:逃跑→被抓→逃跑→被抓→無限迴圈……很多都是徒勞無功的廢話連篇。(心理感想:攤手+嘆氣+無奈)

[1]從水管上爬下時,老哥叫老弟要抓緊,然後呢?也沒什麼作為,結果也跟著掉下來。從這邊就能發現:老哥馬利就是個窮著急的人!這種個性,應用在冒險片,就會讓
觀眾不耐煩:沒什麼能力,就不要做冒險王!

[2]壞蛋搭配阿呆二人組:沒有大腦,連主子被吐口水,阿呆二人組也只是默默地將毛巾塞回去。好歹也罵個幾句,或洩憤一番,讓主子有點面子嘛!

從上述兩點便可知,根本是傻子對傻子的冒險片。

Mariah

 

偷東西被逮:

越來越能看出,「傻」是會遺傳的。明明老哥叫老弟在一旁乖乖等著,老弟就手賤,硬要偷東西;而明明警察就指引一條路,老哥馬利硬是要乞討。這……不是犯賤嗎?

果然,連逃跑也不會,5秒鐘瞬間被逮!

場景移到少年感化院(reformatory)……什麼,阿呆二人組竟然開竅,知道先從感化院找起!

又是兩拳引發混亂!(現在終於知道武術指導的重要性吧!)

連威爾也於此登場了!先來一連串嘴砲,然後竟然「沒料到」對方會帶槍;我的老天,明明知到要來這邊救人,自己也是什麼探員身分,竟不知道要帶防身武器?

而菲力斯被逮也是遲早中的事:馬利逃跑時,也不會抓著老弟一起跑(明明口口聲聲說要保護他),直到跑到定點後才發現老弟被抓,才想要回頭救他……算了,老弟也不會自行逃走,只會大叫老哥的名字。唉,所以就知道本片角色的智商有限了。

最後老弟被帶走時,還用感化院的囚車:好歹也交代一下阿呆二人跟感化院管理員的關係嘛!

到這裡,不過是開演二十分鐘內的劇情,僅是片長的五分之一而已!

Aneurin Barnard  sneak

 

潛入任務:

威爾向馬利解釋他與其父親關係,敵人魯格的目地,以及寶物潛在威脅性,透露基本要緊訊息。他已知魯格行事的地點,但不知他如何採取行動,因此讓馬利當臥底。這種最初就說明白的臥底安排,不用說,最後肯定被識破(除非「臥底」本身就是個哏),所以重點在馬利如何巧妙掩飾自己──可惜的是,如我前述,他並非聰明人,隨時都會留下破綻,也因此接下的劇情,肯定罵聲連連。

他所臥底的地點是攝政王飯店,位於小島上。到達小島後,故事透露兩點懸疑訊息:一是居民對於「男孩」的驚訝(但Aneurin Barnard此時已經25,外觀早已脫離「男孩」稱號的年紀了吧),二是島上有神祕的怪物。這兩點,倒是引發我的好奇心。

maid

 

進入旅館:

尚未開啟「任務」前,此番驟然而生的好奇心瞬間被澆熄。首先,介紹旅館的工作與性質,怎麼是由主管親自帶位?(本片亮點:Lena Headey!)

然後,遇見跟花癡沒兩樣的女僕莎夏。進到「安靜」的裁縫室,推知裁縫間的互動不多,加上馬利本來向她詢問她老弟的下落,她回答「我不想惹麻煩」,我本以為莎夏屬於低調者。但她接下來的話,便有調情的意味在裡頭:「你也不算個男人」,而最後又主動報上自己姓名(想要低調生活的人,應該不會跟沒說幾句話的陌生人報上自己名字吧),我心想:她是看到帥哥,所以不斷暗示馬利:「拜託,多跟我互動」!(從接續情節,益發明顯)

最後,作為門房的馬利,竟然能擁有數坪大的臥室,而且還單人房!這跟本不合理阿!

工作第一天:這段帶出馬利與莎夏進一步關係(?)。明明他老媽曾交代過:別相信任何人,他卻能毫無保留地跟莎夏透露魯格的秘密:他對莎夏的信任感真是出奇的高。然後這邊他亦自行背出最開始的詩句──可見這句子的「重要性」,但劇本卻未謹慎處理(後來才知道:馬利其實有「過人」的記憶力,聽了一次之後,便能記起來!)



Lena Headey

 

工作第二天:這邊開始讓我沒耐心了。一下出現了三隊關鍵人物:一是阿呆二人組,二是神秘的魔術師,三是片頭的黑人。一次塞這麼多資訊也無妨,但要交代清楚才行阿:

阿呆二人組:負責帶來鑽頭(先前未教代)。

神秘魔術師:先前卻未透露該人即將到訪。

黑人+白人:黑人什麼時後變廚師的?白人拿的手提公事包,最後也沒說要幹嘛用的。

然後,莎夏回心轉意的速度,只花一天就達成了:看到阿呆二人,立即想到馬利的安危(老天,前一天晚上才叫他男孩,隔天立刻就知道他的名字?)

接下來的歷險更無言:原來能治百病的泉水,其秘密就大剌剌地刻在牆壁上──這是哪門子的秘密?到地底的探索,又更加確定莎夏內心渴望:看著馬利能讀拉丁文,莎夏不禁微笑(該說這演員把花癡樣演太好嘛?)。

兩人後來走到一沒鎖的密室。這邊讓人直搖頭:為什麼莎夏知道外頭鎖門的是女性(She)?為什麼該人一下來就來鎖這道門?為什麼還要用老哏的嚇人手法?

這裡又能看到另一個傻子:莎夏。負責驚慌作用。奇怪,一開始馬利有問她要不要跟來(沒強迫),後來掉到海底後,卻又滿口抱怨,說不想要有瓜葛。這……好吧,算是十分常見的個性。

進到屋內後,又有一連串的巧合。魔術師,馬利,女主人出現的場合:毫無特色的長廊!好歹也選個較有記憶點處,譬如鏡頭至少帶過魔術師的房間,讓人一窺些許裝置。而飾演魔術師的演員,似乎要把此角色特點誇張化(所以有突兀的手勢),讓我頓時出戲。

晚上的魔術秀,除了未解的變身秀,又再次凸顯馬利的魯莽:隨便對敵人釋出不善的眼神。(又,魯格旁邊的亞洲女人是誰?出現兩次,卻又不說)

Sam Neill

工作第三天:


我想我就直接抱怨了:魯格的鑰匙隨隨便便就教給打工的服務生,所以馬利可以靈光一閃,開啟神祕之門?魯格沒事幹嘛把故事寫在筆記本上?馬利第n次的愚蠢舉動:隨便撕下他人筆記本,還順手牽羊某個寶物──根本直接告訴他人:對,你這邊遭小偷!驚險逃脫後還偷笑,一點警覺性都沒有。(這裡唯一可安慰處:動畫不賴!)

接著,魔術師,馬利,女主人又再另一個地方碰面!另一個解救的場合!這磁場有沒有這麼強!

下一鏡頭,馬利又找來了莎夏(明明任務已結束,還找她幹嘛?)──從這裡可看出,馬利「無心」地約她,莎夏卻慎重其事地看待這件事,所以最後有親馬利的衝動。好吧,這邊正好回應一開始莎夏所說的:馬利還只是個男孩(因為不懂得情愛之事)。這段可看到男主角別於「睜眼」的眼技:流淚──總算有點突破了!

接下來的情節,只能用鬼打牆來形容。

secret

 

解救任務第1回:

終於遇到弟弟了!(這邊未說明為什麼他們小孩子能偷偷爬出來,而未被發現。)

這裡的對話設計很糟:先擁抱(氣氛稍和緩),再敲擊繩索(老弟急催促),又問到爸媽(氣氛又和緩):從這邊發現,老弟是個很急,卻又不愛親自動手的人;老哥馬利也沒有警覺性,很容易就停下手邊工作。

第四天「工作」:真是萬萬沒想到,找個警察,竟然要找到白天(都出太陽了)!馬利跑到旅館,竟然也要花費一整天時間!但不久的畫面(特務從門口進來),外頭又變成晚上,這點細節竟完全沒留意。

解救任務第2回:先擁抱(氣氛和緩)→剪斷鐵鍊→又閒聊→被抓……別急,還有一次鬼打牆。

save

 

解救任務第3回:

男主角一號表情又現身啦!(瞪大雙眼大絕!)進寶窟之後(火把:丟!),拿起黃金盒,接著下一秒傻眼的事又出現啦:馬利又衝第一了!獨留他老弟在裡頭。(等等,服務生怎麼再度出現?)「Come back!Come back!」他確實該喊這句話,因為此時觀眾應該差不多都離席了!

然後,威爾又中槍,弟弟又大叫,莎夏又幫倒忙(也應證了她軟弱的個性),威爾又有時間來解釋他破解的謎題……

魔術師,馬利,魯格三人碰面:魯格一打二的局面,竟然可以有恃無恐,顧前不顧後,難怪會被KO。馬利在這裡依舊出包:機器突然故障,又把自己陷於將死的局面。

結局能怎麼樣呢?自然是皆大歡喜啦!花癡莎夏穿到漂漂的衣裳,親到夢中情人馬利,又能夠與他同住,根本瞬間變貴婦!馬利與老弟終將相會,總算不用一直互喊姓名了!

◇◇

Aneurin Barnard

 

從上述看來:

主角是個愛耍帥(不愛走樓梯,偏偏用跳的),有超強記憶力,偶爾賣弄小聰明,大絕招是銅鈴眼,但實質是個不經思考的呆子:經歷了這麼多相同的冒險,卻絲毫學不到教訓──這正是冒險片主角中,最不需要的個性。說穿了,就是打嘴砲最強。

而拖油瓶更加令人厭倦。小弟只會負責叫哥,情人只會說這樣不行,這不是讓故事沒得進展嗎?幫手威爾有作什麼貢獻嗎?除了與大魔王pk外,其它時間在幹嘛?暗自調查什麼任務?訊息透露極少──他只負責「及時」出現。(片子中一共出現了四次!)

因此,冒險片若沒有「鬥智」的成分,且完全沒有緊迫感,而敵人有兩個蠢蛋手下,更將此「阿呆」間的對決發揮極至,自然讓人興趣缺缺,呵欠連連;另外,眾多場景不連戲,情緒不連貫,訊息不光明,諸多小缺失,難使人進入狀況,所以到底為什麼這片票房這麼低,可想而知了。

danlkaelb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1) 人氣()


留言列表 (1)

發表留言
  • 光
  • 但是你的解說卻讓我拍案叫絕,感謝你!
    因為客運播放讓我狐疑很久決定搜尋發現了你的大作的訪客留XD
  • 終於有人跟我一起跳坑了!

    要不是為了看瑟曦。蘭尼斯特(誤),我實在不太想看完整片阿!

    danlkaelb 於 2015/07/29 17:12 回覆