家政婦三田.jpg

第二話﹙副標題:僕を裏切ったアイツを殺して﹚

日收視率:18.7%
台收視率(緯來日本台):No. 1(0.58%)

本以為片子不會走向「一一介紹」,沒想到還是回歸此方式:前話是次女,本話焦點在次男,其他故事進展算是補充。並沒有特別在阿須田一家打轉,而是藉由次男海斗在學情況,提出另一新主題:校園霸凌。這樣偏離主軸的題材,我猜想是反映社會現況,試圖以戲劇來提醒大眾的意味。

另外值得稱讚的,是故事的連戲。前話的蘋果於本話依舊出現,而月亮也有月缺﹙而非滿月﹚。

○●○●○●三田時間﹙出場背景:黑貓﹚○●○●○●

依舊先來介紹三田的特技。超強的雜耍球術﹙應該是電腦特效!﹚,對麵包超人的人物瞭若指掌,快速又神祕的洗滌技巧﹙清洗鞋子該不會是熬夜完成?﹚,神奇的拳擊技能,完全不怕BB槍的攻擊﹙臉部無敵防禦﹚,目前所知的唯一「弱點」:不會哼歌

三田的背景故事也說了一些些:她不是不笑,而是規定自己不能笑。對於被解聘之事毫無怨言,果真公事公辦。除此之外,尚無線索。﹙喔對了,似乎對月亮情有獨鍾
new shoes.bmp

○●○●○●阿須田一家:次男海斗的膽怯○●○●○●

child.jpg

看了本話,多一份認識阿須田一家的相處。孩子的家教並非令人讚賞,對其阿姨直呼小名﹙也許是她應允的﹚,時而出現沒有尊敬的字眼。雖說現今教育並非鐵棍至上,「與子為友」也是近些年來的家庭教育變化,但畢竟心智尚未成熟的孩子﹙小學生算吧﹚仍得以言語育之才行,而非縱容之。怎麼說,這還是屬於家長的責任︰再次看見一家之主的「無能」﹙到底是不願管,還是個性使然?﹚

但另一方面,海斗也說出了關鍵的問題:他何來之錯?那些惡霸的行為難不成就能合理化?欺善偷竊,要求海斗於考試上罩他,而導師卻對此事毫無知悉,彷彿就是訴說著惡人當道,弱者只有躲避的份。

這樣的善惡衝突,不光是現實,還是一輩子都可能遇到的事。這次屈於小學生的威脅,那國中,高中,長大之後呢?難道就要一生成為弱者?不過海斗仍是孩童的年紀,對以上的欺凌他只能忍氣吞聲,想等到國中之後就解脫了﹙私立學校,人人打拼﹚。

請三田來教訓惡霸,一方面期望能帶給自己些許解脫,一方面盼望那些傢伙能有自知之明。第一次的請求,恐怕解脫的成分較多,所以當責難下來,他第一個反應便是脫罪,將此錯全推給三田﹙雖然「叫大人去做什麼,就會做什麼」的設定很違常理﹚。

第二次的請求後,才懂得自我面對。不假借他人力量,獨自抵抗惡勢力;但他並非以暴制暴,而是聲淚俱下的言語溝通﹙雖然不成功﹚;隔日,他仍能鼓起勇氣,上學面對,更加篤定這一夜,他成長了不少。

shoes 2.bmp

除了次男的情節,其他進展方面,多少透露點關於女主人溺水的過去。這點也多少解釋了一家之主的爸爸好像沒有將重心放在家庭,老是一付事不關己的模樣。﹙總是藉口拖延回家用餐時間﹚原來,與女主人的愛情只不過是表面,男主人已將重心放在婚外情、辦公室戀情,所以想要與元配離婚,而後者心傷進而投河自盡。

與妻子沒什麼感情的原因,多少也提了些。非假日休息﹙周二周三﹚,所以週末並無時間陪伴孩子,也能推知陪老婆的時間不多,看起來自制力不好的男主人﹙第一集就能看出:開會時還能分心﹚,辦公室的情感就讓其自然萌生。

至於要不跟孩子直說,也能簡單明瞭的理解。先前想要告知孩子們,是因為愧疚,算半個「告解」;而後打算不說,大概是因為被岳父「不經意」點醒,認為自己確實該付家庭責任,所以打算讓過去就過去,重新開始。

○●○●○●美中不足的片段○●○●○●

可惜的是,還是有些讓我皺眉的地方。

其一是海斗最後與惡霸互毆的對白。前半段好極了,後半段過於文謅謅,很難相信這是於打鬥時能迸出的話;即便是平常狀態,後段話也過於刻意,更別提超齡問題。

其二,即是最大的不滿。長女衝進父親房內的時刻點,連巧合都說不上,根本就是沒有銜接起來──別說進門應有些聲響的問題,從對話結束到火燒的空白處也太長,一般情況是說完話沒多久就該衝進來。此點,讓我對本話大打折扣阿。
bully 2.bmp

○●○●○●本話三田名言○●○●○●

maid.bmp 三田:「那是因為,人類是脆弱的動物。看到弱者,就徹底痛毆之;若是見到強者,就逃之夭夭。這就是人類的本性。」

三田:「登上 這個坡,向右轉,有棵樹。」

三田:「麵包超人,細菌小子,蜜瓜超人,螺旋麵包超人,奶油麵包小弟,炸蝦飯超人,炸豬排飯超人,什錦飯超人,飯糰超人……」

三田:「我覺得 你做的很棒。」﹙對海斗﹚

 

新鮮度:★★★/5.0
好看度:★★☆/5.0

劇情簡介:http://japan.videoland.com.tw/channel/1110b/default_004.asp?sno=3928

danlkaelb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