Blue Streak

沒打算太認真書寫,純粹記錄一下的電影心得。

雙人警探的組合,就如同英雄漫畫中的「hero」與「sidekick」的搭配,變化可有千百種。如性別就能有男女、女女、男男,年紀也是一招,而背景像是種族、過去經歷、個性……等也能交叉組合,議題可以是輕鬆的、還是嚴肅的、或是驚悚的;混雜上述材料,每鍋味道皆有所不同。這樣的故事,似乎能被源源不絕地創造出來。

但老話一句,怎樣才能有鶴立雞群的姿態被人注目?每年上千部電影問世,少說至今已有上萬部﹙imdb統計了電影電視等媒體作品,已有百萬部之多!﹚,過了一年,沒什麼特色的片就等著進記憶冷凍庫。

《笨賊妙探》確實容易埋沒於「片海」之中。它不像《絕地戰警》中兩名硬幹警察那般的角色鮮明,也沒擁有《機器戰警》裡如莫菲的慘絕過去,《笨》片一正一諧的合作,正是一般採用的方式︰以正經者的認真襯托出諧者的幽默,如此「正統」的喜劇﹙或是常見﹚,有能驚鴻一瞥的亮點?﹙不說別的,上映十年之後,我才聽過本片﹚

dilivery

別傻了,旁人這麼道著,《笨賊妙探》沒有那樣遠大的企圖,想要流芳百世,它不過想達到博君一笑的用途罷了!就此結果論來說,《笨》片十分成功,節奏明快,掌握每處能發展的笑點──不會有刻意營造的突兀感,於是,發自內心的笑聲源源不斷的產生。影片結束,它已鞠躬盡瘁,功成身退,被遺忘或地位被它片取代,它不是那麼在意。

這麼說好了,甭需視之為高級料理,不須慢慢品嘗,或再度拜訪;它正如速食般,易吞食,易快速消化。

**身分變換

cop

《笨》用了「身分交換」的方式──可用在不同時空,不同性別,不同年紀──看待事物不是以「正規」手段解決,笑點自然生成。

小賊變警察,不是什麼改頭換面的勵志題材,也不是什麼關說走後門的現實上演,只是為了過去所藏匿的財寶,而非得藉由「改造身分」才能取得。以小賊的觀點「處理」犯罪之事再適合也不過了──它可不是與臥底相關的爾虞我詐類型──其他「同業」在想什麼,主角邁爾斯﹙Miles Logan﹚可是一目了然。

詐欺、緝毒等偵破,邁爾斯不得已的參與,想不到竟如此得心應手,一眼看出搞鬼處在哪,而這便是《笨》片的笑點所在。另一方面,偽身份當然也會被過去熟識所識破──這是另一笑料來源──主角必須不惜一切地「說服」過去的同夥,否則前大段時間的偽裝就會前功盡棄。

**

David Chappelle

雖然故事格局不太大,但《笨》仍有精彩的動作戲,槍戰、爆炸跑不掉,飛車追逐、大樓闖入等大製作也出現在內,所以不只能在笑點上得到滿足,視覺上亦是不小享受。

馬汀勞倫斯﹙Martin Lawrence﹚可說是一人撐大局,其他人完全僅能當配角,將馬汀的搞笑詮釋襯托至極點,如菜鳥警察,極易相信他的同夥,讓馬汀的所有表現都成了笑料所在。

全球票房將近1.2億美元,不小的票房號召力,也難怪隔年馬汀獨挑大樑的作品《絕地奶霸》能於美國本土票房就突破億元關卡了。


,

danlkaelb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