The Orphanage.jpg 


對分類於「懸疑」區的影片,懷著又恨又愛的矛盾情愫。恨的是,沒事何必挑戰瞬殺腦細胞的情節?冷不防灌入音效,時而出現似人像的景象,套句老話:嚇死我的毛!

弔詭的是,正是這樣的刺激,挑戰著腎上腺素的極限,竟有莫名的快感。更令我食髓知味的還在後頭:「懸疑」的情節佈織如餌般的線索,而我就同餓魚般上癮地繞著它端望,最後忍不住饑意。

上鉤了。

遠據一方的導演﹙或該說編劇﹚喜孜孜地收羅著大網,網住了眾多觀眾被騙的推理之心。

這回兒可是大豐收:當年西班牙的票房冠軍﹙2007﹚,遠勝橫掃全球票房的續集片《神鬼奇航:世界的盡頭》六百多萬美元,也是截至目前為止,西班牙當地票房最高的本土片。

姜太公釣魚,可不得怨誰阿。

但這份餌實在豐富,一嚼再嚼,回甘滋味樂無窮:有此終餐,已無遺憾!

**

 

Juan Antonio Bayona.jpg 



最初以為此是《羊男的迷宮》導演所作,後查方之他僅是監製一職,Juan Antonio Bayona 才是本部的導演。此為初啼試聲之作,一舉獲得廣大的迴響──除了票房上的成功,還被西班牙當地提報「奧斯卡最佳外語片」﹙可惜沒入圍﹚,首映當天獲得觀眾超過十分鐘的起立熱烈鼓掌。

勞苦功高的編劇Sergio G. Sanchez亦不能忽略。1996年便開始撰寫劇本,到2004年才完成。原先他有意親自導戲,但投資的電影公司認為他全然沒有導戲的資歷而回絕了。然不論如何,至少電影拍成了。

可喜可賀阿。

**真實與靈異間的拔河﹙劇情透露﹚

 

cute boy.jpg 



知悉真相後,第一個想法是:

咦?該不會從頭到尾我都被蒙在鼓裡?

不,幾乎無法避免「靈異現象」的存在──被沿路收集放在門口的石頭,藏寶地點的安排,光這兩者就確確實實透露著:絕對有奇異成份。

而真相卻是「人為疏失」,可是極大的回馬槍,讓我幾乎相信「是他們搞的鬼」的信念瞬間瓦解﹙還找了靈媒增加可信度﹚;震驚之餘,一方面打從心底佩服導演﹙或編劇﹚敘述故事的功力,另一方面卻浮現了關鍵性的問題:

如果「聲響的來由」的確是詭異之事呢﹙即蘿拉並未意外地擋住儲藏室的門﹚﹖如果所有肇事的原因都回歸給靈異所致呢?

**蘿拉的立場

 

Belen Rueda.jpg 

 

如此一來,最終結局就不會因自責而走向絕路;這彷彿是要為蘿拉「定罪」,得讓蘿拉也跟著走向黃泉路。

蘿拉何罪之有?因為未向西蒙透露他的身世與病情?

不,西蒙還小,仍然懵懂,此刻知道未必是件好事──我想蘿拉是要讓西蒙快樂的成長﹙自然有潛在的擔憂:怕知道真相的西蒙會從此不喜歡她﹚

**蘿拉「朋友」的用意

 

orphange.jpg 



怎麼以蘿拉的角度去想,總會導入死胡同。退一步以蘿拉小時候的朋友著眼,一切都撥雲見日,真相大白了。

之所以找上西蒙,因為他有別於常人的體質﹙正如劇中所說,病弱者可以觀察到另一端世界的朋友──《康乃狄克鬼屋事件》也有談論類似的劇情﹚

接著,必須以小孩的眼光看待所有事。

 

left.jpg 


蘿拉小時的玩伴要告訴西蒙文件的所在,全是童心所致──向他透露媽媽有關於自己身世的秘密瞞著他,如此而已。

他們並不要求蘿拉知道事件背後的真相﹙否則志工死去,自己的骸骨被蘿拉發現後應該就會離去﹚,只想和蘿拉﹙或透過西蒙﹚再度重溫成為友伴的溫暖,以「一二三木頭人」的遊戲而不是於餐桌上現身,也是同樣道理。

而至最後蘿拉於自責與過度思念的情緒交錯下,走上絕路亦並非是她友伴的用意──然她便能與西蒙以及朋友們重逢,此時此刻,蘿拉就像《彼得潘》裡的溫蒂照顧著「Neverland」裡的孩童們,年久失修的燈塔充滿希望似地照耀了起來,如此一來,使得雖處於悲傷的另一端,卻不再寒冷殘酷了。

回想起來,蘿拉之所以選擇過去所待的孤兒院定居,也許正是心中有著未排解的寂寞與遺憾吧。

預告



到電影圈看更多相關電影評論

, , , , ,

danlkaelb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