Dororo.jpg

耗資二十億日幣,仍不能打造良善的特效,難怪除好萊塢片外,其他地區奇幻片的年產量並不突出;畢竟極佳的視覺效果將胃口養大了,便會大肆批判「劣質品」。

「缺乏真實的形態」和與「真人互動的違和感」,讓旁人一眼即辨出此一是偽物,即便劇情再好,就是很難讓人忽略顯而易見的「瑕疵」──正是點出了「想做」與「能做」之別。

更加「雪上加霜」的批評是:劇情尚未達到無懈可擊的程度,以現代的眼光來看,相仿之作如洪流般,足以將本片沖刷至河床底部,再過些年,便會被世人遺忘。

尚未詳加點出拙缺前,稍稍提及本片的注目點:票房34.5億日幣﹙約略二千七百萬美元﹚,為該年﹙2007﹚日本票房十七名;但其「亮點」比起原著作者而言,相形失色﹙雖然這樣的「比較」實在荒謬﹚──原作出自日本漫畫大師「手塚治虫」之手,如此便得打破作品「生於現代」的藩籬,非得將時空拉回創作之年不可,才能從其背景,了解該片本質的偉大性。

どろろ.jpg

1967年刊於少年漫畫﹙週刊少年Sunday﹚,筆下的世界盡是戰爭荒亂,疾苦民生,今日的我們也許早已司空見慣,可創作的年代可是四十年前,戰後方才二十年出頭;更別提伸展的舞台可是漫畫,買書的絕大都是心智方長之少年,不論是懵懂無知,或是血氣方剛,「前衛」的題材會埋下什麼樣的種子,誰也無法斷定。

有一說是擔心擴展的內容過於「殘忍」,有一說是與出資者的理念不合﹙兩則訊息皆為道聽塗說得來,尚未找到明確根據﹚,總言之,結局落得不了了之。

http://en.wikipedia.org/wiki/Dororo


雖是如此,動畫﹙竟於1969年便得以實現﹚、電玩的改編,讓「多羅羅」此名深植日人心中。﹙但不知新一代的日人對「Dororo」的第一聯想為此作品,還是軍曹動畫中的某一角色?﹚

遲了四十年的電影翻拍,鐵定讓漫迷們癡癡等待已久,當年的青春少年如今已過耳順之年,該作品的影像化想必帶給此輩者莫大感觸;而謠傳二三集將有機會開拍﹙雖遲遲未有動靜﹚,此番舉動又能掀起多大的波瀾。他們的內心裡,絕對是衷心期待著。

**

Satoshi Tsumabuki.jpg

但畢竟我非該年代之人,此一作品,對我而言,是全新的體驗。慶幸尚未受到任何舊作的洗禮,免去了一絲絲潛在的比較行為,正面迎接一百三十八分鐘的影像衝擊。

於是如開門見山所言,特效的違和感讓我頓足了一會兒:先別說能量注入的閃電象徵的虛假等級,妖魔鬼物的現身迫使我睜大了雙眼,尤其是女孩化身的毛蟲樣貌更令我完全抽離,心裡頭不停浮現疑竇:該片的出產年份莫非是誤植了?

這般的等級如擱於好萊塢片系列,若說是九零年代的作品,肯定是深信不疑;但現實竟是千禧年後的鉅作,遙望天平的另一端,《神鬼奇航二》的海怪張牙舞爪地吆喝著,彷彿正在嘲弄小兒科階段、揮動殘破無力四肢的日式鬼物。

但這樣的比較絕對是莫大的不公,另一端的成本早已是天文級數字﹙《神鬼二》︰2.25億美元,將近二百九十億日幣,更別說是3億預算的《神鬼三》﹚,超過十倍有餘的「先天條件」,已不能從相同的起跑點來較量。﹙不說別的,連《龍之戰》七千萬美元的成本尚且未能擄獲人心,「區區」二十億日幣,折合美元不到兩千萬又何來「勝算」可言?﹚

這麼一來,只得在特效的評論上「放水」。﹙我想該幕後團隊肯定有注意到此「落差」,基於有限金錢的考量下,這大概是能做到的最大「美化」了﹚

既然特效沒法得到認同,那至少在劇情上能拔得頭籌吧,我是這麼想的。

Ko Shibasaki.jpg

差強人意,馬馬虎虎,這已是我能作評論的最大讓步了。

不是我格外苛刻,也非是「挑骨頭說」;除非將重點放在「創作的時代性」,否則就深度而言,真的是一戳即破。

主軸是很顯然的「主人翁闖天關」,一關一關的廝殺,讓百鬼丸盡其施展武術的傲人之處﹙感謝程小東大師指導!﹚,一隻一隻要回所屬之物。建立在此模式下,額外賦予了闖關的「目的」:追求自我的存在。

而這闖關,幾乎可視為「單純」的廝殺,從其他鬼怪身上得取的器官,先後順序根本沒差,就連「左手的執著」也不強烈──與每隻鬼怪的際遇都看似偶然,並沒有因何傳言而知曉其居處。﹙唯一有關連性的,恐怕只有從生父身上取得的心臟﹚

這樣的設定也許是為了簡化與怪物的冒險所作,想把重點放在主角的打造﹙而非戰鬥﹚,但就是如此的淡化,使得冒險歷程變成拼湊的效果,直到進入城堡才有所實質的進度。﹙用一個不怎麼樣的比喻︰打怪如同《名偵探柯南》中,遲遲不講到主線關於黑衣人的部分,偏偏一直出一些連支線情節都沒關係的劇情﹚

war.jpg

而闖關的目的:百鬼丸為了要回自己的身體而奮鬥,多羅羅為雙親復仇而存活。但兩者皆未能詳加敘述﹙或說鋪陳時間不足﹚。前者於回憶中指出只要找回身體,就能找到其根因──但透露的關鍵點,非得等到與生母接觸方知曉。若以結果論而言,根本不需要打任何魔怪,只要意外碰到生母即可。而後者揭開自身身分也是在中段之後,兩者相加起來,不得不推斷此結論︰片子從中段播放未嘗不行。

再一次地補強說明,前段的鋪梗完全沒扎到重點。

後段的劇情可說是急轉直下,卻也是意料之中之事。關鍵人物全登場了,包括男女主角,即醍醐景光一家人;老實說,誰會死誰會受傷,早就在料想內──男女主角會掛點嗎?九成九的機會︰不可能。醍醐景光一家人的存活率,基本上是零﹙理論推斷而言﹚,多寶丸的殘存有點出乎意料。

要說角色的立體性,皆採用了回憶補述,百鬼丸的過去還花了不少時間,自幼述起,不知情者還以為此是連續劇的篇幅;可即使有此「註解」,尚不能凸顯角色的鮮明度,最大緣由是百鬼丸的「進行式對白」不多:雖是個性所限﹙冷酷﹚,心境的轉折點得靠神情變化輔助,但僅能感受到主角點到為止的表情改變,說好聽點是微妙,差一點便是讓人印象淡薄。如「破鏡重圓」的百鬼丸,僅能看到肢體的大動作,而非面部神情的驟變。

father.jpg

不過,若將這一切都可歸於「無心論」之說,百鬼丸便是沒有靈魂之人,似乎還說的過去。

相對於百鬼丸而言,多羅羅是個吵到不行的跟班。看起來沒什麼工夫,只會裝堅強和嘴砲能力,主角與鬼物對決時,身分容易變成拖油瓶──諸多的特色跟一般小嘍嘍沒兩樣,要不是此為女性角色,若轉換成男性跟班,鐵定變成惹人厭的一角。

總言之,前段劇情沒重點,後段劇情可預料,又沒有特別討喜或是讓人印象深刻的角色,沒有相輔相成的效果下,成就了娛樂性與深度皆不足的奇幻鉅作。


文章標籤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danlkaelb 的頭像
danlkaelb

Art Talking

danlkaelb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1) 人氣()